Tag Archives: 回家

近乡情更怯

终于有机会在手机上写blog了,现在我在北京到连云港的1503次列车上,车窗外能看到趴在地上的冬小麦
.叔叔家的姐姐要结婚了,专门回去参加婚礼.
已经要八个月没回家,这个时候的心情可以用一句话形容:近乡情更怯 不敢问来人.
我回来了,家乡

田园将芜胡不归

  • 归去来兮 田园将芜胡不归 –陶渊明
  • 小时候,每家门前都有一块菜地,篱笆圈起来,防牲口防不了人。菜地大多只有几分地,种些黄瓜韭菜豆角什么的。一般说来,夏秋天不用买菜,自己家的菜就足够了,有时还吃不完,就拿到集市上换点油盐。

    我喜欢深秋的菜地,黄瓜西葫芦豆角早就凋了,但我常在有些枯败的西红柿叶子下寻觅,居然经常能有意外的惊喜。

    我今天要回家了,晚上5点多的火车。对我来说,这次回家的意义比以往更大。

    明天回家

           明天下午5点多的火车,回去倒还好说,估计车上没啥人。不过,回来就难说了,应该又是没票。昨天去西单给妈妈和姐姐每人买了一件衣服,加上前天给外甥买的还有以前给老爸的,齐了。

           另:从王建硕那里得知,chedong/ada/anti今年都有停止blog的打算。不好意思,我也很早就有了。

    回家

    •  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回家,有时甚至开始逃避,因此我觉得自己有点冷血。不过,家还是得回的,毕竟父母都老了。古语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有方”,但掐指一算已经25岁了,还是如此浑浑噩噩。
    • 天下之大,哪里不是安身之处?有时想背上包袱浪迹天涯,走到哪儿算哪儿,死哪儿就埋哪儿。
    • 回家,虽然只有四五天时间,但对我已经足够。生我养我的地方,已经有了太多变化。想起自己的初中,曾经闭着眼睛都能知道怎么走,但在某年回去发现面目全非后,我发誓再也不去哪个地方。记忆,还是留在脑海中的比较好。回家,发现村子里的孩子们大多不认识,虽然乡音未改,鬓毛未衰,但早已物是人非。
    • 曾经有这么一首歌,似乎是谢东唱的,“如果没有当初的离家,怎么会有现在的回家”。没错,我们这一生,都在不停的离开和放弃,为的也许就是以后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