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扬州

扬州:没落的贵族

二十四桥明月夜

瘦西湖,白塔晴云

史公祠

有关扬州的诗词能找到多少?“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扬州”,“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我最记得最清楚的却是小时候妈妈教唱的童谣:“小扁担,软绉绉,我挑白米上扬州”、“破不破,扬州货”。作为离扬州只有几百公里的苏北人,扬州在我心中曾是个传奇。

从苏州到扬州不过三个小时车程,在北京上班要是遇到交通高峰期的话可能也不少于这个时间。汽车行驶在润扬大桥上,从镇江到达对岸扬州也不过十多分钟。单从外表上并不能看出这两个地区有多大差别,都是满眼的绿色,几乎差不多的江南景色,尽管扬州郊区农民建的小洋楼似乎少了些。但就是这条大河,分割了江苏。

南北本来只是地理上的差别,但在江苏则另有一番含义。苏北或者江北,代表的是贫穷落后愚昧,在上海甚至是骂人话,而苏南或江南则是发达富庶浪漫的代名词。也因为这个原因,有人发明了“苏中”这个名词,专指长江北岸的扬州南通泰州,以示这些地区至少高“苏北”一等。我不知道他们看到扬州的苏北人民总医院和苏北灌溉总渠该作何感想。但从文化意义来说,扬州从来就是江南。

走在扬州街头,到处是绿树成荫,的确无愧于联合国最佳人居奖的称号。瘦西湖一副江南婉约风情,二十四桥不禁让人想起风姿绰约的玉人。扬州,总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但是,这个城市还有来自河南的民族英雄史可法,还有在“扬州十日”中几被满清军队屠戮殆尽的扬州人。

扬州曾有属于自己的繁华,虽然已经一去不复返。

今天的扬州,西边高大漂亮的京华城代表的是这个城市的现代化和对未来的憧憬。而在东关的老城区,小巷子里呛人的煤炉、天空高高飘扬的内衣裤还有业已败落的豪门宅院,代表的则是这个城市的过去和没落。

今天的扬州,只是个二线城市,这里的人们过着不紧不慢的生活,三轮车师傅看见外地游客会大声问要不要看前主席故居。

今天的扬州,更多的是藉着昔日的荣光。扬州,这个名字属于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