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新媒体

中国没有新媒体

那天詹膑老师在gtalk上给我发来一个链接,让我分享一下对新媒体的看法。实话实说,虽然我在媒体这个圈子也混了差不多4年了,以前在传统媒体,现在网媒,但充其量只是个新闻民工。要谈及理论,我这个非新闻专业出身的二把刀根本说不出多少有建设性的东西,我甚至连媒体和媒介的概念都分不清楚。

维基百科对新媒体的解释是:

新媒体泛指利用电脑(计算及资讯处理)及网络(传播及交换)等新科技, 对传统媒体之形式、内容及类型所产生的质变。

我本人对这个解释并不十分满意,甚至可以说,非常不满意。所谓新媒体只是个相对概念,与传统的报纸相比,广播在出现之初是新媒体,而电视出现后,广播也成了旧媒体。如此一来循环往复,将来人类又有了技术上的革新之后,网络媒体势必又成了旧媒体。因此,单单以技术评价是否新旧媒体,有点太过功利。中文维基百科的新媒体条目实际上更应该叫做“数字媒体”,相对而言,英文维基百科对新媒体的解释则全面的多,有空我翻译一下。

单单从技术层面来说,互联网、手机报之类的当然是新媒体。但是,如果即便从事数字媒体,但脑子里还装着旧有观点,难道就是所谓新媒体吗。如果说技术的话,伟大祖国的功夫网应该说是算独步全球唯我独尊了,难道这也能算媒体?这就好像搞了洋务运动、有了亚洲第一、全球第六的北洋舰队的清王朝不能算新政权一样。旧瓶装了新酒,它还是旧的。

在这里,我赞同方军对新媒体的归纳

  • “可参与的媒体”。
  • “至关重要的我”。
  • “社会化媒体=生活流”。
  • 中国没有新媒体,只有新媒介。只由部分精神病苍蝇掌握话语权的媒体,不管批了多少层新技术外衣,始终还是个旧媒体。

    这篇文章好像太fq了,也偏题了。

    Verbatim:

    所以,所谓“新媒体”,从某种角度看,还是传统媒体,必须由精英掌握,只是这个“精英”从掌管一切人生万物祭司一路演变而来,话语权不断地被分化,精英也在越来越多的不同领域被细分化。这个过程几千年来持续到今,并未改变,互联网这个新玩意儿,也是在沿着这个路径继续向前走罢了。

    ——–吴青松:谁是“新媒体”?站出两个让俺瞧瞧!

    新媒介与新媒体

    新媒体的优势不是新媒介,而是一种有别于传统媒体的组织经营结构。

    —– 痒痒的博客: 新媒介与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