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珠海

珠海!珠海!

因为一个八卦谣言的缘故,今天领导怒了,发脾气了,吓唬我们了,说再传播类似谣言重则开除了。我得承认,这个谣言虽然不是发源在我这里,但我也是有意无意曾做了传谣者的。但到现在这个程度,我还真没那么大能量。

 

有时候,我也是挺八卦的,虽然办公室的事情我总是后知后觉、无论是前单位还是现单位。例如,谁和谁谈恋爱了,我几乎要等到人家孩子生出来才知道。再比如,办公室之间谁和谁过不去,谁是谁的人,我到现在也理不清。狗屁的办公室政治,能离多远离多远。

 

不过呢,我也讨厌拉大旗装虎皮的人,一点小事也搞得跟天塌了似的。有什么JB大不了的事情,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给大家点娱乐空间还不成么?

 

再往前推两天,我TMD喝高了。大概红酒一瓶半,然后就拉着女同事不肯放手,非要跟人谈心,基本上就和一2B差不多。我基本上是不肯放过一个免费买醉的机会的。平时太过清醒,需要麻醉自己。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第一次喝醉要往前推11年,1997年2月19日,也就是邓小平去世的当天晚上。那会我读高二第二学期。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在吐得不省人事后,第二天早上就听到了学校广播低沉的哀乐。这次喝醉也是我第一次喝酒,给同学过生日。在交了10快钱份子钱之后,我们就狂喝了一通,什么高沟洋河、当时流行的太空酒,胡喝海塞了一通。气的寿星同学后来只骂我们钱没给多少,吃的倒不少。这位长的很像演员林永健的同学后来当兵了,听说考上军校做了司务长。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没犯啥男女作风问题,现在应该早升官了吧,估计肚子也大了。

 

再后来大学时候,被班上俩北方女生灌得更加不省人事,每每被同学引为笑谈。后来那俩女生一个去荷兰留学又回来了,一个去了挪威就没再回来。看来,北欧还真是好地方。

 

我没见过大海,在11月2日之前。我是不大喜欢这里的大海的,看上去呈一种黄灰色。如果在海面下行走的话,估计会吃一嘴的泥水。如果飞翔在海面,看上去会好一些。

 

 

11月9日,我离开了珠海。我终于坐过飞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