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社会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

夜阅旧时日记,发现2001-2002年我最为悲观灰暗。那个时候,对D和ZF可以说是失望之极。是时终日于各BBS妄议时政,然惴惴不安,恐被请去喝茶。今马齿徒增,年少轻狂略退,说话做事更加谨慎小心。现在已谈不上失望与否,所谓哀莫大于心死,概莫如是。

吾辈大抵也算“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耳濡目染皆“五讲四美三热爱、爱党爱国爱社会”之语,所观无非新闻联播、人民日报耳。但由于长在乡野,亲友皆为最底层之农民、民工,平日所见常与书本抵牾,难免有所质疑。90年代农村计划生育执行极为野蛮,强拆房子、强抢粮食、强行堕胎、株连父母,此类事件我都曾目睹,极为反感。

然彼时犹心存幻想:吾乡贪污腐败之风全国最烈乎?及入大学,与同窗谈及此事,方知天下乌鸦未有白者。及至2000年触网,知晓更多内情后,更加失望,此即开头所提悲观灰暗之由来。

上月黔地之民变,虽起于仓促,然一呼百应,盖民心也。官府曰“黑恶势力操纵”,岂能服众。官方之“三个俯卧撑”之说虽滑稽可笑,但我相信受害之女确为自杀,然官方封锁信息且发布会疑点甚多,不免有欲盖弥彰之惑。非独黔地,全国皆然。政府公信,已近笑谈。

本月1日,燕京刀客杨佳于沪上刀刺10警,6人毙命,网上叫好声一片。此事虽为可悲,然某些部门在人民心中形象何其恶劣可见一斑。

今日中国之局势,实外强而中干,形同累卵,有一触即发之险。

昔日读史,常叹未生于英雄之时。及今,我坚信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我等或将有幸见证打破禁锢中华民族数千年之枷锁,走上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之时。我们失去的只是镣铐,而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