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苦瓜

苦瓜熟了

小的時候,村子裏不知道從哪裏傳來一種植物,叫做癩葡萄。外表怪怪的,像癩蛤蟆,又像癩皮狗。秋天的時候,癩葡萄熟了,裏面的瓤像血一樣紅,那是一種有點怪怪的甜。雖然已經10多年沒吃過,但還能回憶起那種味道。

說起來可笑,我居然是剛剛才知道,原來這癩葡萄就是熟了的一種苦瓜(via here)!

我一直以爲,這苦瓜和米綫烤鴨等一樣,是我到了北京後才見識的東西。雖然看到苦瓜的模樣也曾疑心過,但始終沒想到,居然在我八九嵗的時候,就品嘗過熟了的苦瓜。

北京沒有人吃甜的熟了的苦瓜,只有人吃怪模怪樣、苦不啦嘰的生的癩葡萄。

有些時候,人生卻也不正和這癩葡萄和苦瓜類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