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许志永

無公義怎許志永?

我与北风比二头肌,感谢@lishuhang

安替和北风,以及许志永纯爷们

安替与北风

感谢stonyfei

 

——————————————————————————

其实这算迟到的后记。

 

8月22日,清华科技园阳光厅,wordcamp china 2009,这是我第三次参加WCC。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我提着熨斗和digitalboy制作的“许志永纯爷们”徽章。

 

由于此前已经在博客和twitter上宣传了一下,所以一到现场就有人要徽章。我也现场为安替@mranti、北风@wenyunchang、帽子@maoz、@lishuhang/@ecvip在衣服上熨了徽章,并给网易科技的liuwei书包也熨了个RESCUE X。当然,上述诸位也不得不现场宽衣解带(幸好maoz穿了两件TEE),好让我给熨上。为了不给主办方带来麻烦,没有继续给其他朋友熨徽章。

 

昨天一共把@digitalboy快递给我的60个徽章中的53个发放了出去(剩余5个rescue X,自己截留了2个纯爷们徽章)。同时感谢詹膑老师在演讲中的传播,以及北风老师在推友介绍环节中的传播。

 

具有喜剧感的是,徽章发放的第二天,也就是8月23日中午,我在twitter得知许志永先生已经获释,而庄璐也在早前回家吃饭了。看到消息后非常激动,立即给许志永发去短信表示祝贺,今天又找到庄璐名片,也发了短信。虽然正如许志永所说的那样,公盟固然远未了结,但这样初步的结果也算是可喜可贺。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永不放弃。

 

 

 

杜婷「許志永」 一日

逮捕许志永是卑鄙行为

7月29日,在公盟被取缔后,许志永所谓因“逃税”被警方带走,现在关押在北京第一看守所。联合早报说,除了公盟外,北京“益仁平”中心、爱知行研究所、无国界爱心、德先生研究所、打工之友等非政府组织也将受到打压,有海外资金支持的组织将首当其冲。

连许志永这样温和的人都要关押,这个政府显然是卑鄙的没有前途的。牢狱之灾丝毫无损许先生的人格,反而更加让人敬重他。当局失算了。

“我希望我们是个自由幸福的国家。每个人不需要违背良心,只要靠自己的才能和品德就可以找到合适的位置;一个简单而幸福的社会,人性的善得到最大的张扬,恶得到最大的抑制;诚实、信用、友爱、互助将成为我们生活的常态,没有那么多烦恼和愤怒,每一个人脸上是纯真的笑容。”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4fc70100efcv.html

阳光总在风雨后

Sunnypku,我想这个id今天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响亮的一个名字:许志永。

知道许志永应该是从2003年3月孙志刚案起,但追溯起来更早就应该在北大未名或者一塌糊涂拜读过他的文章。再后来又有了2003年5月的孙大午案,许志永是辩护律师,我每天在YTHT追踪事件发展。

大概是2004年底——我记得应该是一塌糊涂被关闭之后了——原YTHT公民版在五道口聚会,去了很多人,我只记得有洗海、Bambi、郭玉闪和腾彪了。本来听说许志永也要去,但最后还是缘锵一面。饭毕,一干人等去了华清嘉园的阳光宪政,也就是昨天刚刚被北京民政局强行取缔的公盟前身。

这次之后,真正见到许志永便是4年之后的2008年10月,北京黑监狱。他和郭建龙被打了,我没有。

我只见过许志永有限的几次面,他甚至都不一定还记得我这个人。但在我印象中,他是一个温和却坚毅、执着追求理想的人。他的“公民维权的非暴力原则”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对我而言,许志永永远是那个阳光的PKUer。

谨以此文献给公盟和amoiist。我始终相信阳光总会照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