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香山

香山行

總是惦記著小時候學的杨朔写的《香山紅葉》,於是在北京呆了7年之後,我終于在这有点萧瑟的晚秋,平生第一次来到这让许多人神往的地方。

来香山的游客不少,不过比起十一期间的天安门和故宫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顺一段约略有1华里的石板路直至香山北门,路边小贩的叫卖声和浓重的烧烤味道让本应静谧的香山竟绝类五道口,很难让人有秋高气爽的感觉,殊厌之。

从北麓拾级而上,山路崎岖,边行边歇,半晌方至山腰。初始尚无异状,此时竟略感眩晕。看来,长时间不锻炼委实已经使我的身体素质开始退化。

从山腰俯瞰,近处是颐和园,昆明湖并不如杨朔当年所见的“一盆清水”,万寿山尚可辨其轮廓,佛香阁则只在若隐若现之间,居然似乎可见十七孔桥,也许是我的幻觉。再远处则是北京标志之一的中央电视塔,和楼宇鳞栉的城区。整个城市恍若棋格,又像大地母亲身上长出的肿瘤,笼罩在一层灰色的烟霾之中,而这就是我每天生活的地方,每天都要呼吸这里的空气。

今天天气不错,但我们来的还不是时候,山上的树叶基本上还没红,层林中偶有一抹红晕遂成游客争相追逐的焦点。在山腰稍息了片刻之后,继续前行,山风颇大,有种要把我单薄身躯吹下山崖的错觉。努力战胜自己的疲惫之后,终于成功登顶。此时阳乌将坠,群山尽染,弯月隐约,虽未见红叶之姿,睹此美景亦不虚此行也。

沿南坡下山,路稍易行,然天色已晚,路上两次失足,抵山脚时玉兔已遍洒清寒之光。人群熙攘,一时竟无立足之处。徒步南行约1小时,至五环桥东,与同窗搭黑中巴辗转至西直门,后乘地铁于9时许返家。同行另一同窗则自行打车回去。

此行匆匆,窥一漏万,唯自娱而已。

PS:刚才发现今天农历9月初六,后天便是重阳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