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高考

高考

    今天是全国高考第一天,我堂妹和表哥家的孩子都参加。今年距我第一次高考已经过去了10年,距第二次高考也有9年。这10年间,看着高考从3+2变成3+1,3+X,大综合、小综合,全国命题到省内自主命题,名目之多让人眼花缭乱,不变的是考生的三更灯火五更鸡。

我们那个村子从来不缺大学生,70年代就有推荐上南京大学的,现在每年都能考上几个,名牌或者非名牌。北大、浙大等许多名校都有我村毕业生。在我小时候,村里老人说,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就能到北京去上海了。 后来我考上了,到了北京。而现在,我发现那些没考上大学、或者考的没我好的同学,许多活得都比我好。

然而,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不知平等公正为何物的国家来说,高考还将继续下去。

我的高考

题记:2006年高考终于结束了,世界杯也开始了。看到网上关于家长在高考期间辛苦陪考的场景,我也想起了自己的高考。我曾有过两次高考,1998和1999。两次高考心境自然大不相同,然而相同的却是父母都没有干涉我复习、报志愿,更别说在考场外等候了。我自11岁初一开始住校,自小就习惯独立生活,家人对我也很放心,除了回家时问一下学习成绩以外,其他的很少干涉。
至于填志愿,我只是在报完了之后告诉他们一声罢了。看看现在的孩子娇生惯养,真是感慨万千

—————————————华丽的分隔线—————————————————

当我穿着漏脚趾的破球鞋走进那栋朝南的楼房时,我大概没有想到,10个月之后,我会成为这个班成绩最优秀的考生。我更没有想到,在三年之后,我居然鬼使神差般地又来到这里学习。

3年前,假如我中考志愿填这所位于县城西关的市重点中学的话,那基本是没有疑问的事情。但当时这所学校打架斗殴乃至杀人都有发生,我一个小小的乡下孩子怕的很,没敢报。在错过了省重点之后,只能去了一家镇重点。

这个班有不少复读生,大多是那所省重点的,听说现在已然成为国家示范中学。不少人的分数已经超过了本科线,但为了考个更好的学校再重来一次。

我来到这个班是9月中旬,其他人都已经上了一个多月课了。我其他落榜的同学大多选择了补习班,而我能够在按正常课程上课的高三插班补习,实在是因为找了关系的缘故。我有个同村的姓S的老师就在这所学校教书,为了让我到这里复习,我和父亲去过他家两三次。9月初的某一天,父亲就扛起铺盖和我直奔县城。到了那里才知道事情不妙,因为父亲忘记他家怎么走了,我也忘记了。不过也不怪我们,他租住的房子在一个小巷子里,弯弯曲曲,而那一带巷子有许多。于是,我们只好到他的学校,也就是那所市重点,希望能找到他。

那天,我们就傻傻的站在学校的一棵马尾松下,等了半天。天气很热,我坐在水泥台阶上,看着来往的红男绿女,走过来、又走过去。晚上,我们失望的回家了。第二天,父亲找另一位知道路的老乡又跑了趟县城,给了S老师1700块,让他替我交学费。这个数字大约是我父亲当时4个月的工资。后来我问了同班复读的同学,才知道他们交给学校的是¥1500。就这样,我的复读生活开始了。

复读的生活依然是快乐的,因为我本来就是个乐观的人。小时候,我以为我长大必然成就一番事业;现在,我认为我必然会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复读那年,我重新开始写日记。现在还保留当时写的两本日记,如今读来,感慨良多。

我那位教书的老乡S老师也是个故事颇多的人。论他年龄,他不比我父亲小多少,当时应该在42、3岁,但是他的孩子才10岁多,而且论辈分,他还得叫我叔叔。据父母讲,S老师年轻时在村里曾当过小干部,被人百般排挤,后来一怒之下复习参加高考。连续考了5年才考上一所当地师院。毕业后先在乡下中学教书,后来因为估题很有一手,很得家长和领导欢心,就到了县里中学。

待续っづき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