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50后

“50后”的童年记忆(3):“文革”轶事

“文革”中的村中轶事

闹“文革”的时候,一千多人的村里有两个“红卫兵”组织,一个叫“红心向党”,另一个叫“为真理”,那建国才十几年,村里识字的人并不多,自然也就闹出不少笑话,且听我说一两件给各位听听,就当作茶余饭后开开心情的笑料吧。

有一天晚上有人大喊:今晚要大辩论啰,人们便不约而同地来到了聚集地,所谓的 “大辩论”,也就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口头抢白,没有什么主题,什么“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没有几个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话说两个“战斗队”分在两旁,其中一方发难:你整天喊革命,你革谁的命?这时,我的一个族中堂哥,他是一个大字不识的,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自以为如果把毛主席说在一起准没错,于是脱口而出:“革毛主席的命”,这还了得,立刻遭到了“炮轰猛打”,一会你上纲一会他上线,这样你来我往,你一枪我一炮整整折腾了一个晚上……

还有更“离谱”的呢,我的一个远房堂叔在旧社会不知当过什么兵,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想利用红卫兵整他,列位,你们猜他说了什么?“你们谁敢?我是有过功的,想当初我在江西剿共时”云云……你们说笑话不笑话!

那时,红卫兵当权,村干部就得靠边站,一夜间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话说其中有一个“走资派”是我一个族中堂姐的丈夫,而堂姐却是红卫兵的头头,为了划清界限,在一次游庄批斗中,批斗是要喊口号的,打倒某某某……当喊到自己的丈夫时还要多喊几句,什么“万炮齐轰”,“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等。

“疯狂年代,”“疯狂的人们,”至使有些人“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现在想想来,真是让人笑掉了大牙!

“50后”的童年记忆(2):我在文革中

刚刚送走了三年自然灾害,又迎来了十年浩劫,50后的我们真走背运!

还是说我吧,64年我11岁到了邻村的一个初小(一~四年级)就读,四年还没读完,我们这里就轰轰烈烈地闹起了“文革”,各种红卫兵战斗组织,一夜之间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我那时不过14、5岁,自然就叫“红小兵”。

红小兵可起作用哦,话说村上有“陈大脚”的妇女和丈夫闹不和,由于老夫对付不了老妻,有人出点子找到了我们红小兵们。

我们就排起了长长的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开到了陈大脚家,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把她揪出来“游庄”。领队的嘴里还喊着打倒陈大脚!把她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她永世不得翻身等口号。

就这样折腾了一年又转到了另一村的完小(一~五年级)就读,这个新校共有十一二名老师,却分两派,一曰“换新天”,二曰“从头越”。

我们这些红小兵们成了抢手货,今天入了“换新天”,明天进了“从头越”,斗啊,整天斗得天昏地暗……老师们哪有心情教我们,混了两年来到了镇上的一所初级中学就读。

那时没有什么交通工具,靠两条腿骑大路,八里的路程硬是走了两年半,到头来只得到一张毕业照,学校连一张毕业证书都没有发给我们,“50后”的我们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毕了业。

你们说我们走背不走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