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olympics

誰的奧運?

zhai1010图片说明:北京某小区打出的标语

2008年8月3日,農歷七月初三,距第29屆北京夏季奧運會只有5天。

无论是在古代还是现在,2008年都值得重重书下一笔。年初南方雪灾、而今正在南方肆虐的洪水,5月12日四川大地震,8月1日日全食,还有北京今年很异常地雨水丰沛。所不同的是,在古代这些都被视作“天生异象”,甚至连皇帝都要向上天祈祷,以保证国祚连绵。在我手头的《国语》第七页,就如此明白写着: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伯阳父曰:周将亡矣!……若国亡,不过十年。

但在今天,这些不过是普通的自然现象,我们也不会愚蠢地把地震洪水与国运相联系,甚至即便南方雪灾和洪水可能与人类破坏自然有关。我们在悼念四川地震往生者的同时,一个口号是“抗震救灾”,这其中包含着人定胜天的意思,

谁都不知道2008年接下来的5个月还会发生什么大事,但有一点已经确定无疑:北京奥运会。在今年的诸多重大事件中,至少3·14西藏暴动以及4月奥运火炬海外传递屡遭阻扰以及由此激起的全民爱国狂潮与此直接有关。而对于北京乃至全国的大小官员来说,奥运会是头等大事,甚至关系着他们头上的乌纱帽。

北京安保工作从7月开始启动,其大概措施包括外地游客进京需携带身份证、地铁公交安检、单双号限行、查检外地人暂住证、工地以及污染企业停工,其中具体而微的措施还包括清理地下室、粉刷外墙以迎接外国友人、拆旧招牌等不一而足。这些措施给很大一部分人带来困扰,一个笑话很形象地反应了当前北京人的心态:当前北京四种人: 1、避运的:外出旅游避开奥运; 2、受运的:留在北京忍受奥运; 3、宫外运的:恭迎外国人参加奥运; 4、怀运的:只敢怀怨在心,但不敢发帖去骂。

尽管如此,我们也或多或少直接受惠于奥运:至少没有奥运,北京的城市建设会慢很多,新开放的三条地铁也会晚许多年才开通。如果受到各方压力开放受禁网站也算的话,那我们更是可以直接感受到奥运带来实惠。

对于我个人来说,奥运带来的最直接也最重大的影响就是可能被赶出北京的危险:我只在2005年因与原单位签约才不得不办过为期一年的暂住证。严格来说,我是非法居住在北京,尽管我已经在这里9年。我喜欢北京,欣赏她的大度宽容。虽然房价高的离谱、每天的交通堵的要命,除了偶发的怨言之外,我热爱着她,我为她纳税,我想把她当作家。但暂住证制度却在时刻提醒我:你不过是个外地来京务工人员。

我从1996年开始看奥运,此后的两届都很认真的看了,而当2001年7月13日,当萨马兰奇在我家闪烁着雪花的黑白电视机里宣布北京获胜时,我兴奋地跳了起来,我遗憾没能在北京和其他人一起狂欢。

我期待北京奥运,我为中国的强大而自豪。

当我看到许多朋友在网上抱怨奥运给他们带来的种种不便,我所在的办公楼严禁外人出入、每天出门那么多警察、保安以及戴着红袖箍的大爷大妈如临大敌,战战兢兢害怕警察上门查暂住证。尽管外国媒体把北京奥运叫做No-fun olympics,但我告诉自己:这些都是为奥运所必须的,每个举办奥运的国家都这样,我能理解。

然而当我看到《奥运期间部分手术酌情暂缓 保证血液供给奥运》、药监局规定奥运期间停售部分药品这样的新闻、奥运限电、以及一些朋友的遭遇抱怨,还有甚至全国人民因为奥运受到的影响时,我却不得不问一个问题:这是谁的奥运?是为了展示中国在D领导下的繁荣昌盛,还是中国人民的热情好客?这是政府的奥运还是与民同乐的奥运?为了一场不知能不能赚到钱的奥运,搞的全民紧张兮兮,值得吗?

无论如何,虽然我认为奥运只不过是奥运,不能改变中国什么,但依然固执地认为,奥运是个里程碑。当我们在未来回首现在时,会发现许多事情实际上都能追溯到2008,追溯到这场奥运。

Herock:  奥运对我有什么影响

Glif: 奥运会的超级悖论

奥运,不过是奥运为了奥运会的安全,动用国家和民间的力量(包括部队和志愿者)是无可非议的,但弄得全体中国人都神经兮兮、战战兢兢,恐怕就不是一件让人心情舒畅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