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ibet

西藏问题之纠结

今天是2009年3月10日。50年前的今天,由于风传中国人民解放军要趁观看演出之际对达赖喇嘛不利,数万藏人聚集在达赖驻地,随之引起大规模骚乱。此后发生的事情即中国政府所称之“西藏平叛”,而在西藏流亡政府则是“起空格义抗暴”。

 

3月10日当天发生的事情看上去更像是由突发事件引起的,中国政府所指责之“精心策划、蓄谋已久”似乎缺乏证据。但大风起于青萍之末,50年前的西藏事件背后有着更为深层次的原因,王力雄在《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中已有详细的叙述。

 

五十年之后,当初只是24岁青年的达赖已是垂暮老人,但回到布达拉宫的机会看上去依然微乎其微。不过,国际社会普遍站在了总以智者和悲天悯人形象出现的达赖喇嘛一边。而中国政府的说辞几乎无人相信,即便被外国媒体引用,也基本作为反面教材。

 

对于占中国人口多数的汉人来说,西藏无疑是个很纠结的地方。大部分汉人其实并不了解这个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即便曾去过,也只是在拉萨及其周边逛逛。至少对于曾经的我,西藏的印象除了高原反应、“翻身农奴把歌唱”,就是才旦卓玛、孔繁森了。

 

作为只信仰权力和金钱的我等汉人来说,是很难理解那些以身体丈量一两千公里路程,“磕长头”至拉萨朝圣的信徒的。我们也很难理解藏人对生命、对宗教领袖的态度。一位曾在西藏插队并工作多年的某大报记者说,文革中,有许多藏人在派系武斗中,被对手以所谓“叛国罪”处死,而平反工作也晚于内地直到1980年才刚刚开始。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人员查访其中一名遇难者家属,在问及既然知道亲人冤死,为何当初以及后来不告状时,这名藏人平静的表示,“也许佛祖就是要他这么死去的。”

 

由于从小受到的教育以及中国人根深蒂固“大一统”思想的影响,达赖在中国汉人中几乎没有支持者。某一天,与同事讨论西藏,谈到藏人对达赖的尊敬以及信奉时说,这位一贯的民族主义者说了一句:“大不了血洗青藏高原”。他这番嗜血和对生命的毫不尊重的话也许是口出无心,但却让我当时打了个寒颤。他对藏人的这种极端态度不会有多少支持者,但要将达赖喇嘛“杀之而后快”的却绝对不会缺少。

 

也许是因为在国内受到一边倒教育和宣传的原因,当2008年4月北京奥运火炬在法国巴黎因为西藏问题遭遇阻挠的时候,大部分留学生义愤填膺,但也有一些留学生因此了解西藏更多知识,更有甚者成为达赖喇嘛的支持者,比如我的一个师妹。

 

对于大部分中国汉人来说,失去西藏是不可承受之痛。事实上,即便是再激进民空格主的中国人,在谈到西藏独空格立时都要有所犹豫。王力雄在《天葬――西藏的命运》曾经描写过这样一个细节:藏人丹增罗布指责说:“当我与天安门的学生领袖们谈起六空格四屠空格杀的时候,我们一起谴责北京政权,但当我提起西藏问题时,他们马上又附和起中国政府。他们这是争取的哪一门子民空格主自空格由……”  而对于一些藏人来说,将矛头指向他们口中的中国人也即汉人,似乎也非明智之举。刘晓波先生在2008年4月的一篇文章固然指出了问题的根源,但在“达赖集团”教育下的流亡藏人以及国内藏人有多少能真正认识并接受这一点,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牢固控制西藏局势的中国政府来说,现在的策略是静待达赖喇嘛去世。但在许多人看来,这并非问题的解决之道,反而是问题产生的由头。如何彻底解决西藏问题以及汉藏民族之间的信任危机,还需要我们有更高的智慧。

 

德国之声:西藏问题历史背景回顾

奥运应允许多种声音存在

 via shizhao

 

 

    几天前,法国france 24电视台一名记者在facebook上给我发信,说想采访我,主要是想了解中国网民在“奥运火炬传递事件”上的看法。今天,又看到在北邮任教的师兄自由鸟关于此问题的一篇文章《奥运会应该允许多种声音,观点并存 — 已准备挨板砖》,觉得这篇文章很能代表我的意见,因此借用了他的标题。

    我对奥运的基本态度是:1,我支持北京奥运。2,奥运会不应以压制反对言论、牺牲部分人利益为代价。3,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权表达自己观点。4,这种表达应以非暴力、和平、不侵犯他人权益为基础,任何有违这一原则的行动都应被谴责。

    今晚与一位高中同学聊天时,谈到了火炬传递,我觉得他的观点应该能代表大部分国人。以下为原话:“最近一直在关注奥运圣火的国外传递活动,有时候真的很气愤,真想去揍哪些人一顿”;“撕烂那些雪/山/狮/子/旗”; “替我们多写几句ZD的坏话 ”;“我现在极度仇恨法国和德国,法西斯有抬头的迹象 ”。

    实际上,自北京申办奥运成功之后,反对声音就不绝于耳。但要不是tibet那边发生了点事情,估计在火炬传递中遭到的问题也没那么多。

    政府应该从tibet事件以及火炬传递中吸取一些教训。1,为什么政府给了tibet那么大的扶持,却仍有那么多人不满,我们的民族政策出现了什么问题?2,为什么本来tibet事件我们占上风,却最后搞的如此被动?3,为什么中国政府的话在国外没人信,外国民众一边倒倾向dalai lama?为什么温总理的话抵不上海外留学生的一段视频?我们的外宣工作为何如此失败?

    我也看到,因为这次奥运,我们国家也出现了一些值得鼓舞的变化。例如,过去电视新闻中是不可能出现中国领导人遭抗议和藏/独之类的旗帜的,但这次刘淇在圣火点燃仪式上遭抗议,以及后来的圣火传递中的各种抗议都播了出来。至少我个人认为,这些改变是值得鼓舞的。无论如何,开放媒体报道都比封锁带来的好处要多。另外一个变化就是,国内民族主义有所抬头,这实际上完全是CNN等西方媒体在西藏问题上一边倒的报道,以及奥运火炬在国外传递过程中遭到各种破坏所带来的反作用。这个似乎没那么值得鼓舞。

延伸阅读:
为西藏问题寻找最大公约数
拉萨真相从哪里来?_长平 的博客_凤凰博报

从来就没有纯粹的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