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ranslation

中国大学生就业形势愈加艰难

 

中国大学生就业形势愈加艰难

原文:China’s graduate glut set to worsen 中国大学毕业生过剩情况恶化

注:翻译仓促,错误难免。

法新社北京电 2007年5月8日

在过去半年里,方利民(译音)为找工作走遍了全中国,但他并却不是普通的民工。方拥有会计学学士学位,并能说一口不错的英语。尽管如此,他也只是中国———这个全球经济发展最快的大国中,处于无业状态的人数创纪录的大学生中的一员。

“我不禁觉得丢脸,还没有告诉父母真相”,23岁的方说。他的家人至今还认为,方从位于中国西南的家乡前往北京只是为了权衡5个城市的不同工作机会。

事实上,自去年从重庆大学毕业後,方曾干过短工,在咖啡厅做服务员。在一次次毫无结果的面试之间,他不得不干起了粗活。

今年,中国有创纪录的500万大学生毕业,就业竞争将更趋激烈。尽管中国经济发展迅猛,但仍预计将有1/3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这还不算像方这样工作机会越来越少的往届生。

就业形势困难大多被归咎于中国大学的扩招行为,中国家庭收入的增加意味着更多家庭可以承担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费用。

但是,大学并没有为学生进入经济大潮做好准备。“我们在学校学的东西毕业后就没用了,我们不得不在社会中自学,并试着艰难的生存。”高健说。高健去年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毕业,但这依然没有能让他找到一份工作。

“学校不关心普通学生”,他说。去年,高健在没有找到工作後,在北大三角地摆出招牌招揽“陪聊”生意,这使得他成为了中国大学生就业难的一个象征。

他发现了这样的一个现成市场,并已经从电话扩展到了网络即时聊天,并于最近成立了一个blog  。

“我努力以此来帮助学生消除抑郁及减轻压力。”高最近在北京一家投资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他用不到学过的金融学知识。但他表示,找工作噩梦结束了,他很高兴。

根据联合国发展与国际劳工组织2月公布的一份报告“亚洲增长就业和贫穷的经验教训”,经济增长下的就业难题并非中国所独有,亚洲很多国家也有相似的经历。

以中国为例, 老国有企业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裁员已经超过了经济能力和教育系统的适应能力。中国政府曾经向2400万年轻人(这比澳大利亚全国人口还多,但这仅是中国今年希望进入城市工作的人数)发出警告,其中一半将找不到工作。

中国失业问题的一个特殊地方在于过多工作和民工蜂拥进入城市找工作。北京法商百利达公司首席经济专家陈新东(译音)说,他指的是中国成千上万的农民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现在的经济增长将足够吸收失业人群。”他警告说,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发展,失业问题可能继续恶化。

随着效率和技术使用的增长,对人力的需求将减少,因此随着经济每个百分点的增长,其创造的工作机会实际上将减少。

 

政府目前采取的补救措施包括鼓励毕业生在欠发达农村地区工作三年,预计今年将派出2万名毕业生。但是,北京一家电子公司负责招聘的卢海峰说,还有更多的工作需要做。他最近在北大参加了一场招聘会,但他对求职人相当失望。“学生走出大学後,除了学位之外掌握的东西不多。唯一的解决方法是改革现行教育制度,让毕业生准备好工作,否则中国的竞争力不会持久。”

他对今年毕业生的苦恼正好与学生们的绝望吻合,其中一些人围着一名参加招聘会的外国记者。“你是哪家公司的,你们招聘吗?”学生们问。

丁宁(译音)是一位即将毕业的英语系学生,她希望能在外贸或翻译行业找到工作,但她可能得到的工作是前台。

“学校不帮我们找工作,这是一个十分严峻的形势。”她说,这些困难也加大了使用关系的传统做法,关系指的依靠社会关系获得就业机会的传统做法。“ 但我的朋友们也都没有工作,他们也帮不了我。”

政府发出的冷酷消息降低了大学生的就业期望。中国日报最近的一篇评论说,大学毕业生需要改变求职心态。大学生不要只追求适合自己要求的职位, 而应该学会适应现有的工作。

译者:
我2003年毕业,正好是第一年扩招的大学生,而且又来了非典。当时新华社记者曾经对我采访,现在看来,真是感慨。以下为当时的原文,里面的“陈二”就是本人。最后的结果是我真的在毕业第二天上班,月薪1500,2个月后换了份工作,直到今年3月辞职。文中的所谓的“至今只有80%签了就业协议”,事实上当时签约的只有4成。当时找工作困难不能归咎于社会,只怪自己学艺不精。

Continue reading

阴天

不知道为什么没下雨。

google的中文名

很久以前谈过《译名的重要》,其中说起了google的中文名。昨天下午看新闻时,居然就看见google发布中文名了,叫谷歌
对别人想了好久才想到的名字,我自然不好说太多风凉话,而且这名字也算中规中矩。不过,说实话,谷歌,谷歌,怎么听怎么像骨骼。还有点像农药或种籽的名字。
还有,在大陆叫谷歌了,在台湾香港叫什么?总不能把谷歌繁体一下,叫穀歌吧

看新闻学单词--单项条款否决权

Line-item veto (单项条款否决权),说白了就是只否决某法案中的一两条,而不用否决整个法案。有人将Line-item veto翻译为单项否决权,我认为不好。因为在汉语中,单项&单向发音相同,可能会对电视和广播听众可能会产生误导。

之所以想起这个是因为前天做了条新闻,讲的是美国总统布什要求国会给予单项条款否决权。布什为什么要这个权力呢,还不是每年的财政预算赤字闹的。

在目前的情况下,布什要么全盘否决国会的开支法案,要么全盘通过,而通过单项条款否决权,他可以在不否决整个法案的情况下,否决其中的部分条款,从而控制日益庞大的政府开支和预算赤字。

美国43个州的州长都拥有单项条款否决权。1996年,克林顿曾一度获得单项条款否决权,但98年被最高法院收了回去。

顺便说一下,美国2006财年的预算赤字又创新高,到了4230亿美元。

Del.icio.us:社会性书签现象

原文地址
原文标题:Del.icio.us: Social bookmarking phenomenon(Del.icio.us:社会性书签现象)
原作者:Juan Carlos Perez, IDG News Service

到了2001年,Joshua Schachter决定开发一种软件程序,以协助自己组织和管理前几年中收集的网页链接。对Schachter来说,在浏览器上收藏从来不是追踪连接的有用方法。Schachter说,你的书签不能超过40或50个,否则组织它们将变得非常痛苦,我有超过2万个链接。

在那个时候,Schachter已经运营了一个叫做Memepool的网站3年时间,这是一个让人们在上面列出链接的群体blog,还有一些简短的注释。Schachter在业余时间与合作合办一起运营Memepool,这时他有了网站链接的想法。他愿意将链接复制成一个文本文件。

当2001年链接超过2万个时,他开发了一种单用户的应用程序,可以自动收集和管理书签。这种程序工作的很好。于是在2003年,他重新从零开始编写多用户系统程序,并发布到网上让其他人使用,他称之为del.icio.us。 我得到了一些帮助,但大部分是我自己编写的,31岁的Schachter说。
他希望别人也像他一样发现这个系统有用。他是对的。在没有正式的市场的情况下,今天的del.icio.us已经有大约20万注册用户。 增长是巨大的、难以置信的,他说。同时,del.icio.us也造就了一种被称之为社会性书签的现象。
“很多人说,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网络:web2.0。他们相信下一代网络的关键组成部分将是社会性书签,你可以称之为人格化的网络”,Gartner公司分析家Allen Weiner 说。

基本上,每个del.icio.us用户在网站上都有一个页面,他们可以在那里保存自己喜欢的网站书签。因此很快地,这种服务很方便,因为用户可以从任何一台联网电脑访问自己的书签。 用户被要求为每个书签增加描述性的标签(tag)。例如,用户可能给一个有关西班牙足球联盟的页面加上“西班牙”和“足球”等标签,这使得链接列表导航更加容易。Del.icio.us还让用户通过关键词搜索其列表,同时当增加链接时,以时间为顺序组织列表。 但是,del.icio.us真正的吸引力超出了一种个人化的书签管理器。这主要体现在其社会性方面:Del.icio.us让用户可以看到其他人的链接收藏。
Continue reading